当郁星来袭:《惊悚末日》(Melancholia,2011)

  2020-07-09  阅读 704 views 次 点赞数366

当郁星来袭:《惊悚末日》(Melancholia,2011)

  「地球是邪恶的,我们不必为它哀悼。」

  「你说什幺?」

  「没有人会怀念它。」

  「但……李奥该在那里长大?」

  有些片子就算知道结局,仍不减其美好。《惊悚末日》(Melancholia)是拉斯‧冯‧提尔(Lars von Trier)2011 年的电影,前八分钟以破题法呈现结局:地球毁灭,无一倖免。故事分两部叙述,第一部以妹妹贾斯汀(Justine)为名,第二部以姊姊克莱尔(Claire)为名,两部谈的都是恐惧。

  贾斯汀无法忍受生命中空虚、无意义的仪式。为了掌握人生,把生命导向「正常」的轨道,她选择理应是最快乐、最具意义的婚礼仪式来面对。「你们都说这会是最富意义的一刻,那我就以此为起点努力看看吧!」虽然片中没有直接点明,但我认为颇有这样的意味。

当郁星来袭:《惊悚末日》(Melancholia,2011)

  于是她的婚礼不可以是随便的一场婚礼,必须是仪式的顶端,必须是贾斯汀集结自己以及身边众人之力举办的盛大婚礼。所有亲朋好友在山中古堡参与冗繁的仪式,猜豆子小游戏、致辞、切蛋糕等无一不备,晚宴后众人在美丽的十八洞高尔夫球场放天灯,祝福新人。如果仪式堆叠再堆叠终究能创造意义,那就必然是这场婚礼了。

  然而随着仪式递次进行,贾斯汀开始绝望,对于一切象徵爱的行动,她仍旧只看到象徵本身。她不能够体会为何其他人的生命充满动力,例如实习生同事为了保住工作,只能硬着头皮执行老闆的命令,不惜屡次骚扰她,要她想文案;例如姊夫拉住她,告诉她:为了这场婚礼,他花了很多钱,这是会让一般人破产的花费,她必须快乐。她回答,是。但仍宛若某种后设次元的生物,仍然困在仪式的表徵,仍然名副其实的状况外。

  她不是不曾努力。与其等待意义自然浮现,那些特别不合适,甚至背离仪式的举动,或许正是她透过冲突检视意义是否存在的微小痕迹:迟到两个钟头才抵达婚礼现场之后,仍然先去马廄拜访她最喜爱的马;切蛋糕仪式前突然消失,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泡澡;即将和丈夫亲热的前一刻逃到果岭和实习生性交。这些举动有点像孩童在长途旅程时遮住双眼,乖乖不哭闹,却难免打开双手看看是不是已经到达目的地。虽然最后婚礼毁了,一切的努力付诸东流,丈夫打包离开之际,她却还只能悲伤地回应:「不然你以为会怎样?」

当郁星来袭:《惊悚末日》(Melancholia,2011)

  姊姊克莱尔则是相反的存在。她温柔、优雅,丈夫显然很富有,还有可爱的儿子李奥,简直是人生胜利组;但从第一部的结尾开始,贾斯汀说她看不见心宿二(天蝎座最明亮的星,蝎子的红色心脏),我们渐渐得知关于郁星(Melancholia)的资讯:它是行星,比地球大十倍,原本躲在太阳后方,专家预测不久的未来会和地球擦肩而过;末日论者甚至认为会直接撞上地球,造成世界末日。

  于是克莱尔想到她可能失去所有的人、事、物,这是她的恐惧。她不像妹妹,贾斯汀对于世界末日是老经验了,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。当贾斯汀全身赤裸躺在地上享受郁星来临的蓝色光辉,克莱尔只能害怕地在远方望着。她可以失去的实在太多。

  冯‧提尔在访谈时说:我要的不是地球和郁星「相撞」,而是地球完完全全被郁星砸个粉碎,毫无希望。有时候人实在无处可去,不管走到那里都很绝望,晴朗的天空突然被蓝色行星填满,世界末日突然到来。郁星不只是象徵,是真实的终结,是所有人、事、物的终结,也是空虚仪式的终结。所以片尾,虽然地球终究如片头八分钟预告一样被郁星撞上,可是身处两个极端的姊妹却互相理解,携手和解,也变得没那幺不同了。

当郁星来袭:《惊悚末日》(Melancholia,2011)

  我为这部片子写了一首短诗。

My eyes are clay. 我的眼睛是土

On this cold planet 在这寒冷的行星

Everything is expirable: 一切切都可以过期:

Love, Courage, and Reasons, 爱、勇气和理由

I had expended 我已经耗尽

All that I had 曾拥有的全部

For all that I am without -- 为了那些我没有的──

  由上读下来献给贾斯汀,由下读上去献给克莱尔。

《惊悚末日》电影预告:

电影资讯

《惊悚末日》(Melancholia)-Lars von Trier,2011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